導讀:Admjeinsbt 這次演講帶來的反響大大的出乎我的意料, 并深感不安。現申明及致歉如下: 我深愛自己的祖國和家鄉,為國家的繁榮發展深感自豪,也希望今后用自己在國外的所學弘揚中國文化,為國家做積極貢獻。演講只是分享自己的留學體驗,完全沒有對國家及家鄉的否定或貶低之意。

111.jpg

現在微博為Admjeinsbt 果不其然楊同學就畢業演講解釋了、道歉了,可是傷害已經造成了,就如同熱評@邵小懌嘟嘟 所說的一樣,楊同學此番言論讓多少留學愛國青年的努力付諸東流。依然那句話“此去西洋,應深知中國自強之記,舍此無所他求。背負國之未來,取盡洋人之科學。赴七萬里長途,別祖國父母之邦,奮然無悔。”希望大家銘記于心,付諸于行。最后感謝許許多多類似于@邵小懌嘟嘟 的愛國青年們,你們不辭辛苦為祖國正名,你們就是最棒的。

111.jpg

楊舒平女士,@Admjeinsbt 今天你因為一段演講稿而出現在了公眾視野里,和曾經的你一樣,我生活在中國云南昆明,我一直認為美麗且洋氣的地方,所以我還是忍不住敲下了這篇文章,以期你能看到并且回應。

首先我想談談您演講中提到的到達美國吸了一口氣,很甜。恕我直言,如果昆明空氣如您所說的那樣糟糕,那么您降落美國機場呼吸了一口很甜的空氣后發生的不會是摘下口罩,而會是倒地不起。畢竟昆明是云貴高原,海拔還算高,而且你又說我們空氣差,相應的氧含量應該較低,你突然到達一個空氣超好的地方,難道不該出現點醉氧現象以表尊敬?不過千萬也別說您出現這個現象了,畢竟我去以干凈著名的瑞士和日本之類的地方的時候可是沒有感覺到的。希望您以后污蔑家鄉的時候考慮周全點,別給我們這些斤斤計較的小人留下把柄。

說實話,我第一次了解到美國這個概念是03年左右,彼時我三四歲,剛能記事。對這個大洋彼岸國家的了解全通過一個總愛來我們家做客的老人——阿瑟,他是一位退休的美國海軍,他來到了昆明,為了養老。盡管當時我只會用英語說一兩句簡單的問候話語,但是這不妨礙我看著他興奮的和我的父母聊天,當然我那個時候也聽不懂他們說的英文,不過他那種發自內心的喜悅我卻至今能想起。

隨著年齡的增長,我結識了更多來自國外的人,譬如我的表叔,他應該是很早的那批老留學生,在讀完華羅庚先生的研究生后他毅然赴美求學。后來也會有母親的其他朋友來家里做客,有法國人,以色列人,地道的美國人……在他們都常說,昆明更像一個歐洲的城市,我也贊同,這里確實宜居。

您所說的五年前應該是2012年,我13歲,應該是初一,我彼時的外教就是來自美國的地道美國人,他并沒有因為呼吸著昆明的空氣而生病甚至是窒息。相反,他很好很快樂地在這里活著,養了一條可愛的薩摩耶,也找到了自己的愛情歸宿。也是在那年前后,一位來自巴黎的教授,當然也是地道的法國人,來這里做客,我的父親一次親自下廚招待他們一家人,我猶記得他們家人的愉快神色和對父親廚藝的極大贊賞。甚至因為那頓飯,這位教授愛上了他從前從未吃過的干辣椒,于是我的父母在送他們上飛機前也特地為他們準備了一包讓他帶回法國。這些人當時絕對沒有因為不戴口罩呼吸而生病,一個也沒有!

我母親的朋友嫁了一位荷蘭人,美國空氣好,但荷蘭也很好。他們夫婦和他們的兩個可愛的孩子,迄今為止還在昆明這片土地上活著,我見他們很多次,從來沒有一個帶著口罩。如果你脆弱會因此生病,那么難道孩子不脆弱嗎?可據我所知他們也沒有因為空氣而生病。

我很想問問,楊女士,您真的住在這里了解這里嗎?您有親自用相關的設備測過這里的空氣質量嗎?

我和身邊很多同學都有出國留學的打算,為了申請學校我們參加了很多課外的志愿者活動,很巧我曾經參加了一個和空氣質量有關的活動,盡管我是一個三分鐘熱度的人,我還是堅持了那么一段時間。測量的地方就是我就讀的高中,沒有特別找個干凈的森林或是公園。我承認這里空氣質量并沒有一些美國城市好,但是好的時候20到30,差的時候70的空氣質量真的足以使您一言不合就患病嗎?我表示質疑。

你也許會對我說,那么較真做什么,這只是一篇無關痛癢的畢業演講。甚至你可以辯解說這個空氣只是為了引出后來言論自由的空氣,但是我依然想問問您,當您在演講臺上面對來自五湖四海的人撒謊污蔑自己的家鄉時,您愧疚嗎?

您知道嗎?所有我認識的人中認為這個城市骯臟落后貧窮的不是那些真正的外國人,而是如您一樣曾以此地為家鄉的人。當然,您不是第一個我認識這樣做的人,但是卻是引起公眾反響最大的一個。

如果這個家鄉在你眼中真的就是如此不堪,而你又微博里說你愛國,那么你該做的是來改變這些而不是在臺上胡說八道。你愛你讀書的地方我不反對,但是請別用污蔑別人的家鄉的方式抬高你所愛。

分頁: 1    2